美高美 / Blog / 历史 / 二战美国著名将领科林斯将军的噩梦

二战美国著名将领科林斯将军的噩梦

美军第七军在拿下瑟堡半岛的战役中挣得威名,是美军第一集团军的部队在各处战斗中获得的最为突出的战果,推进速度在美军中算是快的,军长科林斯将军为此而被美军视为最能干的将领,以闪电将军出名。第七军在完成瑟堡战役后,被布莱德利将军命令转向南方,作为集团军的尖刀,杀向重镇圣洛。新加入的第八军也从侧面辅助第七军的进军。第五军之前的推进受到卡伦坦战役的影响,已经暂停,现在美军在第五军旁边展开新的攻势,从另一路线向南推进,以完成盟军原定在6月份就杀到圣洛的计划。布莱德利将军对他的爱将科林斯充满希望,在英军发动大规模埃普索姆战役时,美军必须有所表示和行动,英军未能迅速拿下卡昂,正是给美军的扬名立万,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为了拿下圣洛的攻势,布莱德利将军尽量为科林斯将军的第七军增加兵力。这并不是容易做到的,因为美军方面在至六月底的时间内,虽然主要作战地区只是瑟堡战役,已经在松散的德军防线上遭受了近四万人的伤亡,相当于损失了三个师的兵力。所以布莱德利将军不仅要调动成建制部队到第七军,而且必须抽调后备军系统的大批士兵,补充到前线野战部队中。

在英军猛攻卡昂的巨大压力之下,德军在美军攻势面前并无可能集聚庞大军力去进行抵御或反击,大批装甲部队到达诺曼底之后,被隆美尔派到英军战线,而美军对面,那些老对手仍然存在,如第352步兵师,第六伞兵团,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和刚刚逃出瑟堡包围圈的第77师。新增援部队中包括一些紧急赶到的步兵师,以及第三伞兵师,主要装甲部队是姗姗来迟的党卫军第二装甲师,迫于战局,被分拆为团级和营级单位,分头支援苦战的地面部队,没有机会进行他们熟悉的大规模突击行动。这个唯一的装甲师还被派到东线,支援教导装甲师和党卫军第12青年军装甲师,颇为疲于奔命。德军国防军的第二装甲师从法国赶来,被紧急调往科芒地区,总算补上了美军第五军因为支援卡伦坦战役而未能及时突击占领的一个中心地带,之后长期同美军在这一带虚虚实实地周旋。

德军第352师在犹他海滩重创登陆美军后,有秩序地朝着圣洛方向撤退,因为一路无险可守,只剩下2500名作战部队,周围没有友军支援。他们的直接对手,美军第29步兵师大步前进,沿途几乎没有遭遇像样的德军抵抗,如果他们继续推进不动摇,有可能沿着威尔河、追着德军第352师的屁股,直捣重镇圣洛。但是该师师长格哈特将军决定暂时休整,提防德军反击,同时受到卡伦坦战役的影响,担心被德军抄了后路。结果德军第352师得以按照自己的计划撤退,在无防线可守的情况下,挺到了援军到达的时刻。

隆美尔在盟军登陆之后,紧急调遣法国南部地区的德军前往部署在美军战线对面,之后德军步兵部队陆续前来支援。在瑞纳地区的第275步兵师,派出了一个战斗群,以海恩斯上校命名,包括他自己的第984团和炮兵工兵单位,全程步行一百多英里到圣洛地区,被第352师师长克莱斯将军部署在自己的左翼。

第三伞兵师的行程更远,从布列塔尼半岛顶端到圣洛,接近200英里。师长施姆夫将军集中了全师的卡车车辆,从三个团中各自抽调一个营,组成一个精锐战斗群,提前出发,计划在6月10日抵达,日后证明并无可能做到。该师的其它部队陆续出发,徒步行军,向诺曼底进发。卡车车队在发送第一支战斗群后,急忙返回,接上正在行军的另一个团,再往圣洛方向开回去。完成第二次运兵任务后,他们才能够返回来接上本师的剩余部队。在这个来回往返的过程中,车队无数次地遭到盟军战机的轰炸骚扰,陆续损失车辆人员,但是仍然在一周之内,把第三伞兵师全体从布列塔尼运往诺曼底战区,部署在克莱斯将军部队的右翼,使圣洛战线暂时稳定了下来。

隆美尔之后召集的其它德军援军,大多来自布列塔尼和G集团军群的地中海部队,远途而来,同样是步兵师团,如第271师和第276师,到达之后被用来换防在苦战中损失惨重的德军装甲部队,而圣洛战线继续不能享受获得援军的优先权。

在德军增援之时,美军第一集团军集中兵力进行瑟堡战役,在6月底稳定了后方之后,才完全转向南方,再次把目光和进攻重点放在圣洛,展开第二个主要战役。第29步兵师再次启动,开向德军防线。该师师长格哈特将军本人是德裔,而美军将领官兵中的德裔数量非常可观,是长期居住在美国的德国移民后代,此时在美军中服务,一般估计占到总数的四分之一,很多还是高级将领,如艾森豪威尔将军,前来攻打第三帝国。日后第一个跨过莱茵河的狄莫曼中尉,也是德裔。

布莱德利将军把第一集团军一字排开,部署了14个师的四个军,由西到东,依次为第八、第七、第19和第五军,兵员总数达到五十万。至6月底,美军已经把70000万多辆机动车运到诺曼底,使当时实控面积仍然有限的美军战区,变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停车场,在美军空中优势的保护下,不惧德军空袭,也让美军达到了令人羡慕的平均七八个人就有一辆车用的水平。

德军方面是三个全员师,第三伞兵师、第17师和正在赶来的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其它是零散和受到重创的师团,如第77和第352师,以及各个独立的战斗群。这些部队加在一起,约为50000名野战部队,主要是步兵和炮兵。

当美军第七军开始圣洛攻势时,虽然第101空降师已经返回英国休整,德军第六伞兵团依然处在阻挡美军的阵线上。比卡伦坦战役更糟的是,第六团不再面对一个美军师,而是一个完整的美军军,科林斯将军手中至少握有第四师,第九师和第83师,其中前两个是美军中的精锐步兵师。海特中校的友军仍然是第17师,分布在南北方向的卡伦坦–佩里尔斯公路两旁。海特中校向他此时的上司奥斯登多夫将军要求步兵支援,归他指挥,但作战参谋康拉德上校的回复提到该师处在四处防守的状况,不仅要派兵在公路另一侧挡住美军,还要支援被重创的第77师在西部的勒赛挡住美军第八军的进攻。如果情况极度恶化,第17师只有动用有限的预备队前来支援,实际上第六团要靠自己了。

德军拥有的一个主要优势,是诺曼底西部这一地区独特的树笆地形,紧密和高过人头的树笆挡住视线,又极难穿过,方便防守的一方布下陷阱,去偷袭进攻的一方。这是美军日后把自己攻势受阻归于树笆地形的主要原因。但是在实战中,数量占有优势的一方仍然能够利用足够的火力逐个夺回树笆方阵,顺序推进,消灭固守的德军士兵,也破解利用树笆防守的战术。只不过登陆之后的美军官兵事前未曾料到会遇到如此难办的地形,也没有研究过隆美尔和英军在这一地区作战的经验教训,试图长驱直入,一上来就吃了个大亏。美军一个满编师的人数在14000名左右,为了向圣洛突破,第七军调集了45个炮兵营的500多门野战炮,提供直接火力支援,加上无时无刻不在的空中支援。科林斯将军把第83师放在突击前锋的位置上,该师6月18日才登陆完毕,是个完全没有受到损伤的新锐部队,此时第一次面临战阵,其它两个精锐师可以多休息一下。

7月4日,美国独立日,第七军所属的第83师在凌晨展开进攻,以大量火炮进行压制轰击,步兵推进的目标是四英里外的萨恩特尼,位于卡伦坦和佩里尔斯之间一半的距离上。科林斯将军认为第83师一个师的兵力,足以在一天之内向前推进这个目标。该师原本拥有两三英里的宽度部署兵力,但是逐渐地被树笆和沼泽压缩,窄到几百米,士兵被迫进入到公路两旁的树笆地带,成为德军火力的牺牲品。

作为美军尖刀的第331团,在团长巴恩道勒上校的带领下展开冲锋,上校身先士卒,先向士兵发出进攻命令,然后自己跑向前方,杀向潜在的德军阵地。科尔中校在卡伦坦率队冲锋的光辉事迹,此时在美军中已经上下皆知,这位团长同样希望自己的部队以类似的献身精神获得杰出战绩。在面对德军弱旅的情况下,从科林斯将军到团营级军官,都对7月4日当天取得重大突破,怀有信心。

巴恩道勒上校率领士兵跑了一百多米后,被德军火力击倒,一颗子弹直接打进他的心脏,其他美军士兵在极少掩护物的公路两旁遭到射杀,成片倒地。德军埋伏的MG机枪和阻击步枪发挥了最佳效用,加上小型迫击炮,都是步兵近战的利器。美军士兵此时才想到匍匐前进,被德军的交叉火力压制住,费了很大力气才能清除一块树笆地段,再向下一个地段爬行。虽然德军第六团之后得到来自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的有限坦克火力支援,但在这种地面战中,步兵武器最能发挥作用,与对方相持。在美军方面,强大的火炮威力很少能够得到发挥,只能进行不够精确的扇面轰击,或许能够击中一些德军目标。7月4日正好是个阴雨天,美军的战机极少升空,空中打击力量无处发挥,所以两军在地面泥潭中陷入鏖战。

美军第331团失去团长,失去许多官兵,一位营长在冲锋中守阻,向师长梅肯将军建议停止进攻。梅肯将军把这个意思转给军长科林斯将军,令后者大发脾气。他考虑到绝对不能在攻势的第一天就败退而归,丢了第七军的面子。他之后强硬回复梅肯将军的请求,第83师进展太过迟缓,必须尽快突破,不得后退。在这一严令之下,第83师至少保住现有成果,没有溃散。

7月4日苦战一天,第83师最终前进了一公里左右,但是在德军第六团和第17师面前,损失了1400人,约为半个团的兵力,相当于每前进一米伤亡一个多士兵,而只抓到六个德军战俘。第83师缺乏实战经验,军官损失尤其严重,在战场上随意露面和活动,轻易被敌方火力击中。第331团损失最重,无力再战,急需补充兵员,因此被调到后方休整,师长梅肯将军在科林斯将军的催逼下,换了另一个团作为先锋。

海特中校对当日的战况感到满意,在对方一个师的压力下,没有丢掉太多的阵地。由于战况惨烈,阵地上遗留下来许多双方士兵的尸体和伤兵,呻吟不止,令海特中校被迫想办法解决这一难题。他当然不敢把自己的军官派到美军一方,害怕被害,而且美军炮兵在步兵后退后继续轰击德军阵地,非常危险。

海特中校向第17师要求得到增援,向第84军要求得到弹药补给。第17师有能力提供一些增援部队,但是弹药问题却难以解决,因为这不是一个师或一个军的问题,而是整个诺曼底德军面临的严重问题。与以往德军作战的战况不同,前线德军无法及时得到弹药补给,运输车队持续遭受盟军空中轰炸和截击,半路报废,车辆被炸得飞上天,以致前方弹药吃紧。7月开始,B集团军群负责炮弹补给的军官莱特曼上校就不断告急,整个集团军群的弹药短缺危机在即,只有小部分弹药运输抵达前线,约在平时补给量的百分之十左右。前线部队必须依靠建在诺曼底地区的弹药库,还要控制作战时的弹药消耗量。

第四步兵师的到来,也未能完成快速突破的任务。他们同第83师一样,采用类似的战术,加上空中轰炸,仍然反复遭受挫折,缓慢艰难地前进。在步兵受到德军火力压制的时候,美军动用了更多的坦克前突到交战地方,进行火力支援。此时德军主要依靠手中的铁拳火箭筒,同时也有少量坦克在暗中进行伏击,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在打击美军坦克之后,避免对方大规模炮击的报复,在下一个地方进行互相缠斗的游戏。

美高美,第四步兵师在这次闪电攻势中,落入地面苦战,难度超出预期,战果不佳,并未明显好于第83师。第83师在两天之内前进了2.8公里,第四师在两天内只前进了1.2公里,不过伤亡降到1000余人。继把第83师列为失望之后,第一集团军又把第四师的进展列为失败,仍然未能拿下萨恩特尼。

到了7月7日,第四师不得不停下来缓一口气,从而令整个第七军的攻势也随之停顿下来。该军在四天之内,平均每天前进一公里,而在瑟堡,同样时间内第七军曾经横扫半岛,势如闪电。在艰难的树笆地区作战,步兵推进再也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四天地面战之后,第七军此时离开他们的出发地卡伦坦不远,尚未开到萨恩特尼,更不要说佩里尔斯。第七军只有停下来休整和调整。德军一方的第六伞兵团,在部分第17师部队的支援下,最大限度地阻碍美军前进,利用地形,以大量杀伤的手段,让美军无法高歌猛进,机动作战,在步兵对步兵的战斗中,没有象在卡伦坦一战那样地败下阵来,能够坚持四天,已是十分不易。

在美军第一集团军和德军第84军之间,暂时维持均势,美军的空中优势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在树笆地区却无法决定胜负。第七军和第八军加在一起的重大伤亡数字,令布莱德利将军的第一集团军不堪重负。7月战役开始后,布莱德利将军提出了补充兵员的数字,达到20000人,得到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的批准。由于部队损失太大,布莱德利将军急忙加上增多20000人的要求,让盟军庞大的后备军系统一时都吃不消。

艾森豪威尔将军无法相信这一数字和手下两个军进展缓慢的坏消息,亲自从英国飞到布莱德利将军的指挥部,前来视察战况。按照布莱德利将军的伤亡数字和前进速度,要多久才能冲出诺曼底,冲到巴黎?对于战役头几天的损失和布莱德利将军提出的20000人追加补充兵员要求,艾森豪威尔将军气得面色铁青,怒目直视布莱德利将军,后者一时无话可说,眼光望到他处,只有第七军的科林斯将军面色如常,照样侃侃而谈。当时场面确实非常尴尬,但艾森豪威尔将军作为参谋出身的将领,只有信赖手下的战将,别无他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