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历史 / 老槐树

老槐树

这年头,有些事情的发生总是有一些原因,这也许就是所为的因果报应吧,天道循环,下面听我说一个故事吧!

我叫张浩,96年出来北漂,如今在北京成立以下小型的电销公司。一直也都是忙于事业,几乎没怎么回家,就在今年的7月份,突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身体一直不错的爷爷突然间病倒了,感匆匆的放下手头工作定了机票就赶了回去了。

刚一进村头,就看见大伯冲着我招手:三娃!三娃!这里!赶紧来拜关头,你爷爷还等着你呢!原来爷爷被送去了城隍庙,这里的城隍庙有道长,会一些偏方,对于一些头疼脑热都可以治疗,所以谁家要是有个什么病症首先都是要来城隍庙的。我们这里也有个习俗,就是远归的亲人回来一定要由家里的长辈中长子出来引路去‘拜关头’。

这里所谓的关头指的是村口的一颗老槐树,据老人们说这是当年是姚海顺从地下海眼中移植出来震住黑龙的。只要有外出的村里人归来都要先叩拜这棵老槐树,急急忙忙对老槐树进行了叩拜,然后又匆匆跟着大伯跑去了城隍庙。

还没进庙门,就听见了姑姑的哭声,紧接着看见了父亲两眼也是红红的。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爷爷还是走了。都别哭了,回去收拾苫布吧。这个时候大伯带着无奈的声音响起。尽管明白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但是心里还是特别的难受,大娘拉起已经趴在爷爷身上的姑姑,大家尽管悲伤,但是还是接受了爷爷已经走了的现实。可是我总是有那么一丝不能释怀,总觉得爷爷走的不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毕竟爷爷已经走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安排好爷爷的最后这几天了。

最先离开的是大伯,去为爷爷的后事准备苫布去了,随后是大娘跟姑姑,做女儿儿媳的要为老人准备寿衣。就在我跟父亲准备离开的时候,道观里的孙道长一把抓住了我跟父亲说道老二,你们先回去,我问大侄子些东西。父亲看了看,也没说什么。大家都出了房间,这个时候孙道长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小浩,多久没回来了?有两三年了吧?还不等我回答,孙道长又接着说道你爷爷是最疼你的了,张老头没走的时候经常来这里为你祈福,说你跟他说将来要接他去大城市,住大房子,天天吃饺子…..

默默听着道长的话,心里更不是滋味,小的时候爷爷是最疼我的。就在我还沉浸在回忆的悲伤中时,道长的一句话突然让我回过来了神。只见他手突然抬起,指向屋子的最西角老张头,你别靠太近!你这娃娃的八字扛不住你离得这么近!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加上光线不是太好,被他这么一说,整个人瞬间就毛了起来。孙道长看着我极不自然的表情,笑了笑,挥了挥手说小浩,你爷爷走的不甘心,人死了一定要断气,你爷爷胸口憋了一口气,这样是不能投胎的。

我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试问道为啥憋了一口气?是因为没见着我吗?孙道长看了看我笑了笑活人说阴话就是泄露天机,你爷爷最疼你,这能不能了却还是你拿主意吧,我就当一把好人,毕竟你爷爷没走的时候我们也算是朋友就在这时大伯突然间回来了,说要请道长去为爷爷布灵堂。孙道长话说了一半突然间不说了,回头看了看我拜过关头了吗?

拜了吃过晚饭来前厅找我吧。说着就跟大伯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虽然被刚才的事情搞得有些毛,但躺在床上的人毕竟是我爷爷,所以心里只剩下疑惑,也没有了先前的慌张。看着消瘦的爷爷,内心有太多说不出的感觉,扑通一声跪在了爷爷的身边孙子不孝,不孝啊!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说来也怪,总感觉屋子里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但是又找不出哪里不对。

就在一刹那间,分明看到爷爷的眼睛里也流出了泪,可是在眨眼一看,又什么都没有。恍恍记得道长的一句话了却不了却这些事情在我,晚饭后去前厅找他….农村家里办这种白事,都是很乱的,会找很多人来帮忙,选墓地,抬棺材等等….忙忙碌碌的一下午很快的过了。开伙比较早,六点多就吃完了晚饭,还记得孙道长跟我说的话,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悻悻的去了城隍庙。来了,小浩还没进门,道长的声音就从前厅传了出来。我赶忙说道是的,道长,不知道您白天叫我来是什么事啊?

道长笑了笑说孙老头尘缘未了,老道祝他一道,小浩你去了大城市,见闻也比较多,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阴人还魂?啥?阴人还魂?这个在影片中才能出现的词汇,突然间在生活中说起,对于我这个无神论的人来说,一时间好还是不能接受的。孙道长看了看我一脸疑惑的表情,摆了摆手说是这样的,你爷爷因为有些事情压在心里没,导致胸口有口气没法断,所以没法入轮回,只有生前最亲近的人才能帮他去了却红尘,只有咽了胸口的气才能放下红尘去投胎的,也许你不相信鬼怪说法,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听着孙道长的语气不像是拿我寻开心,加上爷爷生前确实跟我最亲,至于他的几个孩子,老人上了岁数,生活条件本身就比较艰苦,所以
对待老人的态度也是不言而喻了.毕竟是我的爷爷,不管是不是难以断气,还是只是一个形式而已,我都应该去为爷爷做些什么去弥补这些年对他的亏欠。全凭孙师傅做主我应了声,孙道长看了看我,笑了一下,抬手示意我跟他出去,便不再说话。

只见他去了正厅叩拜了城隍老爷,然后又从供桌上的杯子里取了几滴水跟压在香炉底下的一些铜钱。做好了这些起身跟我说道,一会出了庙门,就用这三清水擦在眼睛上,切记不要回头,一直跟着我走。我诺诺的点了点头、然后这个道长继续下去,孙道长有去了我爷爷去世了的侧房,嘴里念念有词,然而我却听不明白在说些什么,只是最后听他说了一句‘跟紧了!踩着铜钱别沾了阳气。随后在门口扔下了一枚铜钱,然我跟他他走,孙道长每隔一段距离就扔下一枚铜钱领着我往村口方向走去。

心里慌慌的我根本不明白这孙道长要领着我去哪,农村没有路灯,四周一片漆黑,道长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跟着,可是总觉得我的后边还跟着一个人,记着道长的话一定不要回头,所以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走下去了。终于,来到了老槐树下,这棵看似成了精的老槐树在此时此刻看来变得更加的有些诡异,就在我后背有些发毛的时候,只见孙道长扑通一声跪在了老槐树下,左手示意我让我也跪下。

我也跟着跪了下去,道长嘴里念念有词,一直说个不停,我有些木然的抬起了头,天呐!不知不觉中老槐树下站突然着一个小女孩,表情极为严肃,就在我看见他的瞬间,头皮一麻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孙道长听了下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槐树问我三清水你擦眼了没?看了看手里的杯我,我,我忘了…此时我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毕竟刚才确实有些太过灵异了!

就在我还惊魂未定的时候,孙道长突然起身,双手将我按在地上说一直跪着,不要抬头!声音很急促,虽然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选择了听他的。我跪在地上,就听见道长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在意,求您帮帮忙….嘴里一直重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孙道长拍了怕我的肩膀,我抬头一看,他的眼神黯淡无光,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怎么感觉怎么不对劲。就在我想马上跑回家时小浩子,回来了?

这….这声音好熟悉,对!分明就是爷爷的声音。我定了定神问道你是爷爷吗?孙道长还是面无表情,眼睛直勾勾得看着我。你胖了,我放心了,炕上的匣子里有东西给你
就在我还想继续问下去是不是我爷爷,有什么东西在匣子里的时候,孙道长突然间倒在了地上,小浩,快扶我回去,记住不要回头!庙门口的那枚铜钱一定要捡起来放在城隍老爷供桌上。我看孙道长脸色煞白,不像是开玩笑,我也没有犹豫,马上扶起她就往回走。

隔一天我在爷爷炕头的匣子里找到了房产证,因为爷爷不识字,所以找人代写
说房子是留给我的,看了遗言中字迹跟孙道长的有些像,所以在回北京的前一天我又去拜访了孙道长,想从他那里知道是不是他故意安排的,是不是爷爷让他告诉我这些的.不管我问什么,道长始终都是笑笑不说话,在临告别的时候他突然间来了一句以后再回来从村西头进,离关头远点,你爷爷已经投胎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