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娱乐 / 是生是死,一步之遥

是生是死,一步之遥

马走日:“找个爱人,不是和他一起死,而是和他一起生”
,是生是死,不过一步之遥。爱情如此,艺术亦如此。

看完以后感觉,这不是一部观众容易接受的电影,因为无法接受,所以多数人情感上只能认为它是烂片,事实上影片不算绝对意义上的烂片,只是这种影片本可以拍的更好。除了叙事结构略微吊诡,全片无论从色彩,台词还是演员,硬的功底都在,这只是一部某些观众认为拍砸了的电影。姜文错在哪里?错在步子迈的太大,不小心扯着了蛋。一没有讨好观众,又一次嘿咻过头忘了九浅一深,以至于最后把持不住快活升天了。二最终没有讨好自己,怎么剪都感觉给不到劲儿,不是没有诚意,是诚意的对象弄了错,首映会上,姜文说过,自己在幕后看片不下200遍,如果这样的电影被叫做不诚意,确实是对电影原创团队最大的侮辱。

这部片子形式主义风格十分强烈,这基本是属于姜文自己的作品,片中典型的操纵杂糅的叙事元素与西部野性的风格化视觉元素都流露出刻意的痕迹,但是又不全是形式主义风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编剧中有廖一梅的参与,给人一种拍着拍着就变成先锋话剧的感觉,孟京辉乱入其中。故事基本上是姜个人情感的抒发,这种拍法的特点就是导演对客观现实的忠诚度降低,一般而言故事的靠谱性已经不是导演的考虑。类似的大师作品还有比如英格玛·伯格曼的《第七封印》,比如昆丁的《低俗小说》,其中充斥的尽情暴力就是电影的全部内容,就像《一步之遥》其中充斥的大量快节奏台词,大白腿和雄性荷尔蒙。进电影院,享受它,即可。如果我非要追究故事呢?那么往下看。

故事到底讲了什么?
第一段:歌舞剧
第二段:爱情戏
第三段:反抗戏

首段这半个小时基本是姜文个人审美趣味脱缰的展现,像是告诉全世界,老子就他妈喜欢红磨坊、好莱坞歌舞片,还有《教父》,非常喜欢!老子要致敬老子要完成儿时梦想你们全他妈别拦着我!于是就有了开场的黑白画面,满满的意大利影像风格,文章出来对着姜文叨逼叨逼一堆,然后姜文突然转身,穿着西装,玫瑰,昏暗的灯光,配上怀里抱着一只兔子,这就是在向《教父》开场马龙白兰度的表演致敬,随后近半小时的歌舞剧像极了姜和葛的双口相声,葛大爷也是蛮拼的,一身才气全被用作喜剧包袱竟也毫无怨言(后面还有SM)。画面华丽程度有点像《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段是姜文个人趣味的极致体现,这就是形式主义风格的电影,镜头就是语言,镜头就是快感,大白腿,台词,快节奏,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需要你去追寻,爽就可以。这也是为什么廖一梅说影片剧本还没弄好,这出歌舞剧就已经提前拍的原因,姜导的心态大概是:“你们拿三十分钟给我,我就他妈想爽一把。”可是一拿就拿了不止三十分钟。

之后是爱情戏,整部片的凌乱感就是因为一个马走日和两个女人不清不楚的爱恋关系,其实故事很简单,马走日捧红了花国公主,公主爱马,马不领情,公主死,马成疑犯,逃跑,武六爱马,和马一起,两人共同患难,光辉灿烂。站在周韵的角度,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她会夸姜文浪漫了。这个部分情节中穿插充斥着社会当下的官商勾结,性交易,贪婪和虚荣,以及道德问题的探讨,比如洪晃饰演的大老婆对女儿媚俗的“训斥”,以及人物性格的两面三刀,这是现在某部分群体的缩影(洪晃老师也是蛮拼的,片中演出确实对得起戏剧专业的功底和话剧经历,只是IMAX上脸显得更大了,观众到时要hold住!)。这些乱七八糟的乱象杂糅在一起什么意思呢?就是马走日在乱世中经历了这么多吊诡的事情,最后目的地是信仰,是爱情,而信仰爱情,也是理想主义的衍生,都代表了马走日也就是姜文的追求。至于中间的情节,就是顺便批判而已,源于姜文酷爱北洋时期的虚幻迷离,所以把各种元素一股脑儿往里塞,这种叙事结构的混乱是一种另类的电影语言,一次个人主义实验。也只有姜文敢这么拍,当然你也可以把这理解成姜文在乱拍。

最后私以为全片虽然在讲马走日的经历和乱象,讲他的爱情纠缠,但是伸冤和抗争才是人物的核心,也是本片的核心。有人说马走日没有角色性格,马走日的角色性格就是在追求浪漫主义过程中跳脱性的反抗,马走日是谁,他就是姜文本人。当王志文用文明戏来演义”闫瑞生案”的时候(王志文演的王天王活灵活现,颠覆了以往角色,上海文明戏讲究的就是随意即兴,这种戏中戏的随意感更加难演,非老道方法派不能胜任,王志文在其中出入自如,无挂无碍,台词方面上海腔调的演绎救场效果更是杠杠的,极境松弛,极境克制),马走日看到了戏中对自己的扭曲和误解,突然不惜命了,跳出来抗争,这像极了姜文个人追求个人主义风格过程中被人误解的难言之隐急于挣脱,早期电影的被禁,票房的失利,以及电影语言不被理解,都在马走日(也就是现实中的闫瑞生)这个角色身上得到释放。你们他妈误解我?老子现在不想忍了。可以想象,姜的整部电影,都带着浓郁的个人情节,他把自己当成闫瑞生,整部影片都是站在马走日也就是闫瑞生角度拍的,于是各种鬼怪任性的野蛮生长,就像剧中那句“我还是个孩子。“可惜,你是孩子但观众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婴儿更没法忍。

马走日说 “找个爱人,不是和他一起死,而是和他一起生”
,是生是死,不过一步之遥。爱情如此,艺术亦是如此,电影情怀与观众审美的距离,艺术追求与市场的距离,做市场的奴隶或是艺术的烈士,这些在《让子弹飞》的功成名就后,显得更加难以取舍,在中国大陆,敢这么拍电影的,也就是只有姜文,于是好片和烂片,也就是姜导的脑热一拍,这一切,就如你于艺术,艺术于观众,观众于心中的姜文,隔了很远看不懂,近一步,或许能懂,再近一步,恍然大悟,这么多年姜对电影的忠诚始终无法彻底,人到中年,是进一步被枪毙,还是退一步保外就医,对姜文自己来说,都不过一步之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