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娱乐 / 美高美《攻壳机动队》之那是个阴毒而又美好的世界

美高美《攻壳机动队》之那是个阴毒而又美好的世界

虽然,本想这么酷炫地结尾了,可是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首歌:“再过五十年,我们来相会,
送到火葬场,全都烧成灰。 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
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 啊亲爱的朋友们,到底谁先烧成灰? 先烧你,先烧我,
反正都是人类的骨头灰”。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这么在意,不要一直记着了,反正三十年后要一起跳广场舞,五十年后要一起做化肥的。

看过《黑客帝国》的人一定对电影中Neo脖子后面与网络连接端口的身体构造印象深刻,这个创意便是来自《攻壳机动队》。对电子人来说,身体只是一个承载人类灵魂的躯壳,一个电脑连接的枢纽而已,就像《攻壳机动队》的英文名一样,是“Ghost
In The
Shell”。素子在破案的过程中,不断地在自我怀疑:如果像机器一样,身体可以替换,记忆也可以修改,并且可以永生的时候,人拥有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存在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呢?

影片中有一段讲述:“大概所有的全身义体化的电子人都会有同样的困惑,也许自己很早以前就死了,现在的我只是由义体和电子脑构成的虚拟人格,也许真实的“我”根本就不曾存在过。我的存在终究也只是由周围的状况做出相应的判断而已”。如此说来,其实不只是电子人,人类也有可能并不存在。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程序而已。例如人类的DNA,其实就是一段自我存储与更新的程序。记忆会消失,身体会消失,只有像程序一样的DNA通过一代又一代被传递了下来。

最近看到的最惊艳的电影应该就是《攻壳机动队》系列了。一直非常喜欢《黑客帝国》系列。之前和Jack聊天,Jack说:“如果你喜欢《黑客帝国》系列,那你肯定会喜欢它的灵感来源《攻壳机动队》系列”。的确,看完《攻壳机动队》以后,我被深深地震撼了。
 
《攻壳机动队》最初是由士郎正宗在1989年4月22日连载于《周刊Young
Magazine》海贼版的漫画。1995年该作品由押井守负责执导搬上了电影屏幕。而Jack所说的《攻壳机动队》系列就是押井守导演的电影系列。《攻壳机动队》系列主要讲述的是:2029年随着科技的进步和电脑犯罪的增加,政府成立了由电子人草薙素子担任队长的特殊部队公安9科,俗称攻壳机动队。在与黑暗势力对抗的过程中,素子开始思考自身和整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攻壳机动队》描述的世界和承载的世界观虽然有点晦涩难懂,但绝对是震撼人心的,其展示的音乐以及画面也可归为经典。最后,用《攻壳机动队》中引用的日本能剧大师世阿弥所写的诗句结尾:“生死来去,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攻壳机动队》的经典性不仅在于概念的创新,其画面也非常惊艳。如果要选择至今为止所看过的电影里最美的打斗场面,那《攻壳机动队》在博物馆里打斗的场景绝对可以进入前三。它对情绪渲染的克制以及场面张力的掌控,冷静到令人发指。冰冷的雨滴不断从屋顶掉落,一有滚烫的弹壳掉入积水中,,立即升起一股水蒸气。坚不可摧的蜘蛛型坦克为了射杀身手矫健的素子,不断地开火,一片火光中博物馆只剩下断垣残壁。这时候,高潮出现,素子为了打开坦克顶部的盖子,意志坚定,不顾一切,身体强健的肌肉逐渐突出直至极限,素子的身体整个分崩离析:肉躯,电线和配件散落一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