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娱乐 / 《人民的名义》中的官场潜规则

《人民的名义》中的官场潜规则

目前看了几集,对内容不予置评,只谈剧中透露出的某些官场潜规则:

说一套,做一套

官场里常常有着两套话语体系,一套是台面上的,冠冕堂皇,口口声声都是党啊人民啊,你乍一听还觉得这人政治觉悟很高,有服务意识和牺牲精神;但另一套是实际操作的,可能就是狼狈为奸、贪污腐败。在官场里,不少官员明知道自己在说谎,也明知道对方在说谎,可他们在公开场合还是会配合彼此,把戏演下去。

就像剧集第一集中的赵德汉。没错,他就是以贪污赃款多到烧坏了一台点钞机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为原型改编的。当检察官找到赵德汉家中时,他住破旧的楼房,装修非常寒碜,他的晚餐是面,手里还拿着一块蒜。他还告诉检察官,他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每个月给家中的老母亲寄300元钱。可实际上了,他在另外一栋别墅里满满当当地藏了两亿多元的现金。

也难怪坊间有这样一句调侃:“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多是王宝森。”这算是把不少官员的两面做派说得淋漓尽致。

权力寻租,小官也能巨腐

还是说那赵德汉。他官职不大,国家某部委的项目处长,可最终却能够贪污两亿多。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这个项目处长负责审批全国千千万万的能源项目,而众所周知,这是一个大肥缺。项目是否给你批,批的速度快还是慢,就都掌握在赵德汉手中,他虽官职不大,但手中的权力却不小。这时权力便有了寻租的空间,你给钱了,项目就能过了,给得多了,项目审批速度就更快。

赵德汉的小官巨腐不过是权力寻租的一个典型,而事实上,凭借手中的权力设租、寻租的案例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总之,只要存在着不受约束和监督的权力,就存在权力寻租、以权谋私的可能。所以休谟才会说:“我们应该设计出一系列政府制度,以便即使在流氓占据政府职位时,也将为我们的利益服务。”

政绩第一

《人民的名义》开篇几集中,两条线索并进,一条是北京,一条是虚构的汉东省。当北京最高检反贪局的侯亮平在搜查赵德汉的同时,汉东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也准备抓捕京州市的副市长丁义珍。可汉东省检察院院长却拦住了陈海,原因是他要先向省委领导班子汇报,这一汇报完,丁义珍就跑了。

这拖拖拉拉的汇报讨论的就一个问题,是规起来,还是拘起来。前者是走党纪调查——双规,后者是走司法程序——拘留。检察官坚持走司法程序,先拘留。可市委书记李达康却以“吓跑投资商”为由,希望先双规,把握主动权。

为何这个时候李达康还只在意投资商?原来是丁义珍负责了一个叫光明峰的项目,总投资额高达280亿元。因为汉东省省长的任期几个月内就结束了,李达康想更进一步,政绩就是最直观的体现。

李达康的做法很符合地方一把手的做法,就是GDP第一,政绩第一。政绩这是中国官员的命根子,升迁靠政绩这是地方官员的最大准则。而什么才是政绩?现在看来还是GDP,经济发展。很多地方为了提升GDP就走两条路,一条是大拆大建,所谓“不拆不建不发展,小拆小建小发展,大拆大建大发展,快拆快建快发展”;另外一条就是招商引资,招商引资成为政治任务由上往下、层层加码,所谓的“招商人人有责、引资时时不忘”。光明峰项目恰好集合了二者。

一把手与一言堂

再说汇报那场戏。一方面是检察官这边始终在等待行动的指令,一边是汉东省这边几位常委还在磨磨蹭蹭开会。最终汉东省政法委书记高育良决定向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汇报情况。可这电话一接通,高育良不马上汇报情况,而是慢悠悠地拍了一通马屁:您上次的那个讲话多么深刻,我准备号召全体学习云云。高育良为何汇报,为何汇报时还要先拍马屁?这是因为沙瑞金是一把手。

在不少地方的官员体系中,集体领导的作用并没有充分发挥,都是一把手说了算、就像剧中京州市委开会,基本是书记李达康一人在下命令。坊间的许多段子也很生动地描述了这一现象:“官场三大法:一把手的看法、一把手的想法、一把手的说法”;“一把手说了算,二把手算了说,三把手说算了,其他领导算说了”。

权力对上负责

许亚军饰演的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是一个形象非常鲜明的角色,因为整部剧集中,只有他一个人,那么毫无掩饰地想往上爬。他想在下一次班子调整时升为副省长,这时就需要几位省委常委替他说几句话。于是在丁义珍是拘起来还是规起来那次讨论,他附和了李达康的意见——因为李达康是省委常委,手中有一票。

后来,祁同伟又发现原汉东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陈岩石与省委书记沙瑞金关系非同一般,于是跑到陈岩石所住的养老院锄草来了。他想通过陈岩石攀上沙瑞金这条线。孰料,李达康和沙瑞金都买他的帐,在省委常委会上,他还被批评了一番。

祁同伟一心讨好上级,这是因为中国的官员任职,多是自上而下的任命。就像海瑞说的,“百姓口小,有公议不能自致于上,过客口大,稍不如意则颠倒是非,谤言行焉”,权力是对上负责的,而不是对下负责,这就造成了“不求百姓拍手,只求领导点头”的“祁同伟们”大量出现。

圈子文化

说到祁同伟,就不得不提汉东省的党政系统中,存在的两个派别。一个是汉大帮,就是从汉东大学政法系毕业的,如今汉东省许多政法口一把手都由该系毕业生担任,该派别以高育良为首,他曾是汉东大学政法系的系主任,祁同伟等都是他的大学生。另外一个派别是秘书帮,以原省委书记赵立春为首,李达康曾经是赵立春的秘书。这种以派系为划分的圈子文化在中国官场并不鲜见。

为何要形成圈子?这是因为小圈子缔结的本质就是因利而聚、利益捆绑,“为了保住并攫取更大经济利益,在政治上有更大的诉求,从而搞团团伙伙、搞小圈子”。这不难理解,这次升迁我拉你一把,下次我倒霉了,你通风报信一下,或者帮我挡一挡。剧中,祁同伟原本是汉大帮的,他年纪轻轻,在高育良的提拔下,几乎是两年上一台阶。可是眼见高育良没能当上省委书记,而李达康又有可能成为新任省长,他努力地想向秘书帮靠拢。

劣币驱逐良币

当然,《人民的名义》中也不全都是贪官、坏官。像陈岩石,这位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前辈,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共产党人。退休之后他不住什么干部病房,而是用自己的退休金搬到养老院;他心系群众,在大风厂拆迁风波中,他始终站在工人这头;他清正廉洁,不收任何人送来的一针一线。

可我们也知道,这位老同志在官场中似乎并不太顺利,没能在退休后享受副部级待遇;他在不少官员眼里是个“刺头”,没事找事;而他所信奉的共产党人的理想和信念,在许多眼里也是不合时宜的。就像陈岩石说,要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但到了祁同伟嘴里,就变成我们都是从娘胎里来,要坟墓里去。

也就是说,在官场种种恶劣潜规则的影响下,真善美的东西反倒变成了“虚假”“不合时宜”,官场优胜劣汰的生态不仅被破坏了,甚至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态势,好人反倒难以立足。

而这才是最可怕的。

——删减版刊于南周知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曾于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