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娱乐 / 美高美:始终是他一人的独角戏

美高美:始终是他一人的独角戏

戏人与观众的分合便是如此。高兴地凑在一块,惆怅地分手。演戏的,赢得掌声采声,也赢得他华美的生活。看戏的,花一点钱,买来别人绚缦凄切的故事,赔上自己的感动,打发了一晚。大家都一样,天天的合,天天的分,到了曲终人散,只偶尔地,相互记起。其它辰光,因为事忙,谁也不把谁放在心上

 

    折子戏又比演整整的一本戏要好多了。总是不耐烦等它唱完,中间有太多的烦恼转折。茫茫的威力。要唱完它,不外因为既已开幕,无法逃躲。如果人人都是折子戏,只把最精华的,仔细唱一遍,该多美满呀。

 

     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一辈子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一辈子”。

 

   一行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下过一场微雨,戏园子门外,一地的爆竹残屑被浸淫过,流成一条条婉蜒的小红河,又像半摊血泪的交织。

 

    功名富费尽空花玉带乌纱回头了千秋事业
    离合悲欢皆幻梦佳人才子转眼消百岁光阴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
    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霸王犹在兴叹,虞姬终于自刎。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就是这般的心情。活像一块豌豆黄,淡淡的甜,混沌的颜色,含含糊糊。
    然而现实不容许任何一个人含糊的过去。
    这是一个大是大非大起大落大争大斗的新时代。一切都得昭然若揭。

 

    自行钟停了——原来已经很久不知有时间了。今夕何夕。

 

   

     大概因为搞革命不可以停顿,非得让人民忙碌起来,没功夫联想和觉悟。运动一个接一个。经常性,永久性,海枯石烂。

 

     草地浸润在晨雾里

 

     香艳词儿如灰飞散,指天誓约谁再呢喃?

 

     满院锦绣绫罗,化作花飘柳荡。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中国历来注重音响效果。
     太平盛世有敲击乐,英雄末路四面是楚歌,运动展开了,便依仗大喇叭来收“一统天下”的奇效。
     建国以来,最深入民间最不可抗拒的传播工具,便是大喇叭,它们永不言倦,坚决不下班。发出一种声音,永垂不朽。

 

    整个大地似烧透了的砖窑,他们是受煎熬的砖。

 

    各人生命中的门,一一,一一闭上了

 

   

   坟像扁扁的馒头,馊的。营养了黄土地。

 

   回忆一次等于脱一层皮。

 

   大时代有大时代的命运,末路的霸王,还不是面目模糊地生活着?留得青山在,已经没柴烧。

 

   暑去寒来春复秋,夕阳西下水东流。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闲花满地愁

 

   但营营役役的小市民,便是靠一些卑微鄙俗的伎俩,好骗政府少许补助。像穴居的虫儿,偶尔把头伸出来,马上缩回去;不缩回去,连穴也没有。而香港,正是一个穷和窄的地方,穷和窄,都是自“穴”字开始。

 

    这张朦胧的脸,眉目依稀,在眉梢骨上,有一道断疤。是的。年代变了,样子变了。只有疤痕,永垂不朽。

    酒泉只是符号,红尘处处一般。

 

     舞台方丈地,一转万重山。

 

    扮戏的历程,如同生命,一般繁琐复杂。

 

    时空陡地扑朔迷离,疑幻疑真。

 

    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不如了断。死亡才是永恒的高潮。

    ——虞姬为什么要死? ——从一而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