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美 / Blog / 娱乐 / 【美高美】从印度歌舞到竞技场

【美高美】从印度歌舞到竞技场

“印度电影”作为独立于西方好莱坞之外的东方电影产业,一直有其独特的艺术视角与文化品位,尤以印度宝莱坞电影公司独树一帜。

好莱坞电影,经常因时代风貌分别从历史叙事、歌舞片、人物传记、文学名著和类型片等切入点作为某个阶段的美学特征而被电影史铭记。历史叙事,如《埃及艳后》《泰坦尼克号》《珍珠港》等;歌舞片,如《雨中曲》《芝加哥》《红磨坊》等;人物传记,如《梦露》《国王的演讲》《莫扎特》等;文学名著,如《乱世佳人》等;类型片,如“007系列”“星球大战系列”“蜘蛛侠系列”“终结者系列”“侏罗纪公园系列”等。此外,灾难片,如《2012》《后天》等。悬疑片,如,“希区柯克系列”。探险片,如“寻宝奇兵”“国家宝藏”“达芬奇密码”等。

随着西方经济在世界格局中稳固的地位,其文化产业如电影商品,正紧跟其后在世界范围内逐渐蔓延,并形成燎原之势。其审美趣味、文化挖掘、叙事架构、技术更新、商业运作等都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较之于世界范围内其他地区与国家电影产业,如印度电影也一直在坚持民族文化传统和审美符号的与时俱进。于是,我们想到的便是“印度歌舞”,潜意识中将之等同于印度电影的表达形式,及艺术特色。相关的影片如,《大篷车》《阿育王》,还有印度导演在他国所创作的《名利场》等。其风格一贯以“载歌载舞”“欢乐愉悦”“节奏明快”为特点,甚至容易先入为主的产生“印度歌舞”电影的审美疲劳。

就世界电影发展状态和地方电影的自身困境,以及电影市场的萎靡,中国电影人也不约而同的关注起自身的改革与创新,但涉及印度电影我们也隐隐的感到印度电影人在坚持自身民族文化传统和审美符号的同时,难免有固步自封和敝帚自珍的嫌疑。其表现在剧本、导演、形式、歌舞方面都充满了大量的喧闹和雷同。当然也不乏,革故鼎新的“鬼才”电影人奋力顽强的突破。所以近十年来,我们透过世界范围内电影奖项频频杀出印度电影的黑马,在“叫嚣”西方电影的同时,也暗自为东方电影人的魄力与胆识所暗自叫好。

尽管如此,拿近期上映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我们还是能够仿瞎子摸象、以管窥豹的方式一探印度的社会风貌、人文风情。我将从以下几个方面试图论述——

一、故事定位
故事以父亲过去的摔跤成绩作为资本,妄图通过对“下一代”的培养和引导,实现为国争光。里面面临的矛盾有,没有儿子施教,女性的社会伦理制约,经费的困难,公众对摔跤的普遍认知,国家队教练与父亲私人在教授方式上的差别,女儿在赛场上面临对手时的战略战术疑惑等。
没有儿子施教,体现的是父亲个人对自身旧有的“摔跤观念”的固执和“为国争光”基点的悖论。

女性的社会伦理制约,反映的是女儿个人在面对周围社会伦理的制约环境下,对原始自我的坚守、迫于无奈的执行、身心合一的负隅顽抗,并最终通过自身事例对社会伦理制约的突破。

经费的困难,又被乡村生态城镇居民之间的温情和包容所消减。其所在分量,更像是一种喜剧式的点缀,和父亲有别于国家队教练执教环境的有意区别。

公众对摔跤的普遍认知,有“欲扬先抑”的情绪铺垫意味。从开始的报名困难,围观观众的看热闹,摔跤对手和裁判的傲慢轻视,到“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剧情反转,给与观影者振奋和莫名的兴奋。

国家队教练与父亲私人在教授方式上的差别,和女儿在赛场上面临对手时的战略战术疑惑,
先不论父亲在女儿进入国家队后干预执教是否得体与合理,与地方体育官员不作为一样,既有“黑”官员“腐败”现象的抨击,也有对权力部门的灰色讽刺,更主要的是衬托出父亲形象的深明大义。这一切“僭越”在“为国争光”的幌子,和“为国争光”的胜利之下显得合情合理,甚至容易被观影者默许和认同。

二、社会伦理
其中通过女儿“剪短头发后”参加朋友婚礼所遭受到的“女性”被弱势的震撼,想说明女儿最终攻克内心“传统社会伦理”防线,即女性意识觉醒,从而“身心合一”全身心投入对摔跤事业的热爱和训练上。但无疑,又默认了在电影中“夫为妻纲”“男尊女卑”“女儿臣服于父亲”的不争事实。

尽管其中加入了一位“表哥”作为陪练和制造喜剧效果,衬托女主人公的潜力和成就,满足女性观影者的内心满足,然而却是杯水车薪。

三、男女关系
父亲的为国争光心切,不能掩盖其不顾妻子意见和女儿立场的专断、蛮横、固执,不能掩盖其重男轻女的内心偏私,会让人有没有儿子寄托希望而不得不选择女儿作为培养对象的“退而求其次”,不能掩盖其凭借其武力在相邻的商品交易买卖关系中强买行为,更不能掩盖其干预国家队教练执教的“有失尊重”和对执教体制的“非正常和解”。

影片中,父亲为女儿剪短头发,表面上是对自己执教摔跤的坚实,对女儿克服社会伦理“偏见”的举措,实则是对女儿“女性性别”的否定和隐饰。即便大女儿进入国家队后,导演或编剧借小女儿之口,以父亲“刻板”的角度和眼光对大女儿恢复和回归女性性别的职责与其潜带的现代城市文明或现代国家上层意识中“开明包容女性身份”背后的摔跤训练的质疑和否定,乃至批判。

四、国家职能
姑且不论电影中父亲是何等职业、角色、身份,但凡举着“为国争光”的名义,就可以借着“私心”和女儿优秀的说词,妄自向地方体育官员申请资金,遭拒后而言相向,转向对体育官员乃至制度的否定。但凡举着“为国争光”的名义,就可以擅自干预女儿在国家队的训练和拥有国家摔跤资历的教练的决定,事发后更以借着“私心”和女儿潜质优异的说词,淡化问题和错误,感化体育官员,感动观影观众,从而得以赦免。

在此,个人有个疑问,如果父亲确实有强硬的摔跤实力、辉煌的摔跤成绩、娴熟的摔跤技巧、睿智的赛场经验,那么“为什么父亲想为国争光,不去执教他人摔跤,或者去国家队执教摔跤,而是停留在“家庭门户”的狭隘视域只想培养自己的孩子?”

五、电影影响
据说《摔跤吧!爸爸》豆瓣评分极高,中国发行机构也短期内加大了“拷贝”数量和影片推广投入和宣传造势,不明觉厉的吃瓜群众也纷纷人云亦云的妄自叫好,形成良好口碑推波助澜。但我们也不能因为众口一词的“一边倒”赞誉而失去了自己作为个人对该电影的私人观影感知和影片中行为的价值判断。

当父亲“为国争光”的使命感,加上女儿“为改变女性的社会地位”的责任感,突破故事中印度社会从乡村伦理到国家队摔跤教练的执教方式的时候,父亲和女儿“貌似超越常伦”不拘一格、愈挫愈勇,却依然还是需要世俗的成功、个人的成绩、国家的荣誉、国际的金牌的承认和证明,改变印度整个国家人口尤其是底层民众对女性的态度、对女性摔跤的认知,来使得举国上下再次陷入“女子摔跤的疯狂热潮”的偏执与盲从,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价值曲解”,乃至“女性认同”呢?

结语
纵观印度电影,虽然不乏印度传统歌舞电影的上上佳作,与许多印度电影人的诸多尝试和创新,从中我们既可以看到他们对印度传统歌舞电影深深的自豪与依恋,也可以看到他们在国际视阈下“革故鼎新”的勇敢和担当,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印度电影人在国家社会中的局限和自身潜带着的伦理“误解”与男女性别的“矫枉过正”。

其中,在影片女儿参加朋友婚礼的刹那,随着传统印度歌舞音乐的回响和人头攒动的欢愉,我分明又有一种深深的对传统印度歌舞电影不可抑制的怀念和伤感,剧情随着父亲擅自闯入的固执和冷漠,再从空中举起于众目睽睽之下向着女儿挥打过去的时候,我越发感到了无论父亲、女儿、新娘、嘉宾、编剧、导演、和观影者的无奈。毕竟竞技场上残酷的摔跤和世俗生活中欢乐愉快的歌舞氛围,缺一不可。

若是站在女权主义者的角度,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抗争,首先需要承认的是“先是女性,再是权利”。两者,缺一不可。

(文中关于对美国电影的论述,有凑字之嫌,倘有错误,莫怪。也诚恳欢迎指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